快捷搜索:  

云南深山中,走出祖国白羽肉鸡“明星”

10%

日前,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自主培育白羽肉鸡品种推广应用工作的(de)通知》。新广农牧董事长梁尚根透露,未来五年计划推广“广明2号”白羽肉鸡祖代20万套、父母代2000万套、市场占有率预计达到10%。

“白羽肉鸡研究中心的(de)成立,是(shi)继‘广明2号’白羽肉鸡育成之后,为推动肉鸡育种与市场化应用实现更快更好(hao)发展的(de)一次‘空中加油’。”近日,中国农业科学院白羽肉鸡研究中心在北京成立,中国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张合成振奋地说。在成立大会上,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与华智生物技术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11家成员单位共同签订“中国农业科学院白羽肉鸡研究中心”创新联合体合作协议。

在距北京2620公里的(de)云南省昆明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弥勒市朋普镇深山谷底里,藏着一处3600亩的(de)白羽肉鸡育种基地。

“即便是(shi)当地人(ren),也很难找到这里。尽管交通闭塞,但在此地选育出的(de)‘广明2号’,却是(shi)妥妥的(de)‘明星’。有了它(ta),白羽肉鸡种源不会再被‘卡脖子’了!”在日前举行的(de)“2022年白羽肉鸡高产高效技术集成暨现场观摩会”上,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副所长、国家现代肉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文杰说。

文杰很难忘记2021年12月3日这一天。当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公告,“广明2号”“圣泽901”“沃德188”3个快大型白羽肉鸡品种经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审定通过。这意味着我(wo)国把白羽肉鸡养殖的(de)命脉掌握在了自己手上,中国肉鸡产业实现了零的(de)突破。

占我(wo)国鸡肉总产量“半壁江山”

鸡肉在我(wo)国是(shi)仅次于猪肉的(de)第二大肉类消费品。2021年,我(wo)国鸡肉总产量达到2298.6万吨,其中白羽鸡肉占比达56.0%,占据我(wo)国鸡肉总产量的(de)“半壁江山”。

“肯德基、麦当劳、可乐鸡翅、红烧鸡腿……在市场上,各种分割鸡肉产品(chanpin),包括快餐类使用的(de)鸡肉,几乎都是(shi)白羽肉鸡。”文杰说。

白羽肉鸡年出栏65亿只,是(shi)畜牧业中产业化、规模化、市场化程度最高的(de)产业。

如此庞大的(de)市场,国际竞争对(dui)手早已布局良久。

“畜禽育种是(shi)复杂的(de)系统工程,周期长、投入大、见效慢。欧美国家发展白羽肉鸡近百年,市场已被一些跨国集团长期垄断。”文杰说。

20世纪90年代,我(wo)国自主培育的(de)艾维茵肉鸡一度占有国内白羽肉鸡50%以上的(de)市场份额,但受“禽白血病”等疫病影响,艾维茵肉鸡2004年黯然淡出。

这种局面深深刺痛了育种人(ren)。“我(wo)们(men)每年进口的(de)祖代鸡,在80万—120万套之间。而祖代种鸡从雏鸡引进到淘汰,只有1年半左右。如果我(wo)们(men)一直没有自主品种的(de)种鸡,就一直需要进口。”文杰说。

十年磨一剑打破无“芯”局面

肉鸡行业一日无“芯”,就等于一把利剑悬于头顶。

10年培育之路,谈何容易。“培育先后历经了四个阶段:收集资源打基础,创制6个以上优异育种素材;摸索开展育种,广明白羽肉鸡2013年初步育成;另辟蹊径育种进程加快,10项新技术被用到其中;10年磨一剑,‘广明2号’通过国家审定。”文杰回顾。

这10年有过多少惊心动魄的(de)瞬间?

2019年3月,扎根在合作企业(qiye)——新广农牧7年的(de)文杰团队(tuandui)(dui)首席研究员赵桂苹听到了一个“要命”的(de)消息:董事会决定砍掉白羽肉鸡项目。

“新广农牧苦苦挣扎,一直是(shi)拿着卖黄羽肉鸡挣的(de)钱,投到白羽肉鸡育种中去,当时已投入2亿元‘真金白银’。但屋漏偏逢连夜雨!黄羽肉鸡市场低迷、原场将停租、正在建(jian)设(she)的(de)白羽肉鸡基地又亟须大量资金,实在是(shi)难以为继。”赵桂苹可以理解,但她(ta)预感到胜利的(de)曙光或许就在眼前。时逢农业农村部正在紧锣密鼓地调研国家畜禽良种联合攻关计划。“至少保留一个最小的(de)群体,保留3—4个品系,哪怕再保留3—6个月也行!”赵桂苹和董事会商量。

如果不是(shi)遇到绝境,没有人(ren)会愿意“割肉”砍掉包含上亿元资金投入、数十位科研人(ren)员心血的(de)项目。“绝不能前功尽弃。”听到消息,这一年,文杰做得最多的(de)事情,就是(shi)四处奔走请大家帮助新广农牧闯过难关。

2019年8月农业农村部启动国家畜禽良种联合攻关计划,白羽肉鸡位列其中。至此,危机终于度过,白羽肉鸡项目不仅没被砍掉,反而加大了研发力度。大家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用新技术追平400克体重差

与强大的(de)对(dui)手竞争,常规的(de)办法肯定行不通,唯有弯道超车。

2013年,广明白羽肉鸡初步培育成功,但出栏体重比国外少了400克。

“这对(dui)所有研发人(ren)员都是(shi)迎头一击。400克是(shi)一只成熟白羽肉鸡体重的(de)1/10。看到数据,大家都傻眼了,那种挫败感和失望,让所有人(ren)认识到了差距:这是(shi)一场硬仗!”文杰说。

追平重量靠什么?

1个技术不行,就用10个新技术;1类方法不行,就用4类新技术;10个新技术还必须在高水平上进行切入。

基因组选择育种技术是(shi)“广明2号”实现从0到1的(de)关键。

“这个技术当时刚开始在奶牛等大动物的(de)研究中流行,像鸡这样的(de)小动物,研究人(ren)员普遍反映其成本高承受不起。”赵桂苹说,“但是(shi),除非运用非常手段,常规技术很难在短时间(shijian)内取得突破。”

很多业界大咖也不看好(hao)这个想法甚至明确表示反对(dui)。

结果恰恰相反。“最终证明运用这项技术不是(shi)浪费钱,反而是(shi)省钱了。”赵桂苹说。

其中,最瞩目基因组选择育种技术——“京芯一号”就是(shi)由赵桂苹带着10人(ren)小组夜以继日潜心研发而成。“‘京芯一号’直接使国外同类产品(chanpin)的(de)价格从2000元降到了300元,仅‘广明2号’研发我(wo)们(men)就用了2万多张。”赵桂苹说,有了它(ta),白羽肉鸡选育的(de)遗传进展比常规育种提高了两倍,并将选育工作缩短了2—3个世代。

育种,犹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“育成‘广明2号’不等于从此就能睡大觉。”文杰说。

日前,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自主培育白羽肉鸡品种推广应用工作的(de)通知》。

新广农牧董事长梁尚根透露,未来五年计划推广“广明2号”白羽肉鸡祖代20万套、父母代2000万套、市场占有率预计达到10%。

“我(wo)们(men)正在研发一款有中国本土地方血缘的(de)肉鸡品种,它(ta)更契合中国人(ren)的(de)吃鸡习惯。”在文杰看来,“不仅要追上国外先进技术,还要做出中国特色,这是(shi)我(wo)们(men)这一代肉鸡育种人(ren)的(de)使命和担当。”
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肉鸡品种,鸡肉,农牧,农业农村,肉鸡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04人留言! 共有:404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